菠萝蜜视频入口app安卓版下载

于不算忙碌的忙碌中,时间来到了二月份的十二号。

《心花怒放》于京城中举行了首映礼。

江笑不用多说,有空的情况下,还是要给自家公司的作品助阵。

其他周讯、黄小明也有来助阵,还有刘号然跟张一兴这两个《极挑》成员。

这档节目接档《跑男》后,现在正处于爆火中。

记忆中的“小绵羊”张一兴,现在还加上了刘号然,一只小绵羊变成了两只小绵羊,无意中“人设”就立了起来。

还有什么“极限双精”跟“极限三傻”、“极限一蠢”同样有立起来。

“极限双精”指黄垒跟王药庆两人。

“极限三傻”不用多说,肯定是剩下四个人中的三个,分别是沙宜、张一兴、刘号然。

最后“极限一蠢”也不用再多说。

源于节目中黄垒对“一蠢”的评价,说对方每次看起来很聪明,但最后总是发展成蠢事收场。

撇开这些,陶荭也有过来支持助阵。

校园里的短发女神清纯美丽

跟着自然是《心花怒放》的一众主创人员,导演、主演的徐争不用多说,黄博、周东雨、柳妍等人也有参演。

此外高媛媛也有出演这部电影,就记忆中袁全那个角色,戏份不多,还只在最后才出现,说是客串也不为过。

总而言之,首映礼场面不小,到场支持助阵的人也多,红毯挺热闹,放映过程中也是笑声不断,不断回荡在放映厅内。

《心花怒放》这电影放在大年初一,绝对算是一个最好选择,大过年的,观众可不就图个开怀大笑么。

~~~~

忙完《心花怒放》首映的事情,江笑最后把工作安排了一下,直到农历大年二十八这天,就开始给自己放假,准备回家过年。

一起回家的人真不少,除了之前过来的父母外,还有别墅内的仨妹子,加上肚子已经很明显的堂妹江雨橙跟燕宏,最后自然少不了宝贝闺女江之宁跟大美媛。

闺女现在已经两岁多一点点,穿着一身白色的儿童羽绒衣加儿童休闲裤跟白色运动休闲鞋,还戴着彩虹色的线帽,就帽尖上还带着吊着两个圆绒球的那种款式,可爱到不行,就想抱着没事rua一下。

也到底是亲生父女,小丫头只要他在就会一直黏着,果真贴心小棉袄,让高媛媛时常都要吃他的“醋”。

~~~~

“哎,这就是你花几亿买的那架飞机?”

趁着女儿终于睡着,找着机会的高媛媛? 借机过来对江笑问出了这话来。

“嗯,以后你要去那里? 给我说,我帮你安排。”

私人飞机买来就是用来飞的,江笑身边亲人及关系亲近的人都在使用权范围内。

“那飞一趟成本要多少?”

高媛媛又问道。

“油费大概一万多一个小时,别算这些? 要使用少了才划不来。”

大概说了一下油费的江笑不准备细说,养架私人飞机肯定不便宜? 正常一年花2000万左右都是正常的。

“一个小时就要一万多油费? 那飞到蓉城不就三万没了?”

尽管听到江笑那样讲? 但高媛媛还是有些惊讶于私人飞机的昂贵成本。

“你看现在飞机上有这么多人? 平均下来也就3000左右。”

“但也不可能每次都有这么多人? 要两三个人成本就高了!”

“媛媛? 别纠结这些了? 几亿的飞机都买了,难不成放着不用?”

“嘁!”

听到这里的高媛媛一凝之下? 也是白了男人一眼。

但这话似乎也对,几个亿的飞机都买了? 难不成要像什么买了空调怕电费贵,买了轿车怕汽油贵。

可能……高媛媛更多是感叹眼前这个家伙? 她刚认识的时候不说一无所有,但也不是什么有钱人。

而现在? 虽然她从来没关心过,但江笑的财富应该上百亿了吧?

有一种见证一个“传奇”的诞生感觉。

不过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三个漂亮姑娘,高媛媛又很无言,算不算是同样见证了一个花心萝卜的诞生。

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她似乎都是一个后来者?

毕竟当时在山顶、树林、草地时,男人是有先暗示的,但她还是不管不顾,现在连宝贝女儿都已经两岁。

在高媛媛对感情的憧憬中,大概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的,且完全没有悔改的意思。

“对了媛媛,明年我给你安排一部新剧吧!”

自是不知道大美媛内心想法的江笑,“嘁”声下明智的转换了一个话题。

“嗯?什么剧?”

男人的话拉回了高媛媛的心绪。

“叫《欢乐颂》,是同名原著小说改编的。”

先知先觉的优势,就是能提前买到记忆中大热门剧的版权。

然后也没错,江笑准备让高媛媛来饰演《欢乐颂》,就刘淘那个角色。

至于后者刘淘“与他无瓜”,《琅琊榜》同样没了后者,现在又没了《欢乐颂》,对方还能再火起来吗?还能把账还清吗?

“《欢乐颂》?喜剧?”

“不是喜剧,一句话总结,就是五个女人之间的故事,住在同一层楼,相互是邻居,并慢慢变成了好朋友。”

“人物角色都挺鲜明的,你的角色是职场成功女性,还有两个刚出入社会的小姑娘,一个总想把自己嫁个好条件的白领,以及一个嘴硬心软的富家千金。”

“刚出入社会的两个小姑娘我准备让热芭跟公司中的娜札跟你搭戏,行吗?”

把话说到最后的江笑,又把迪莉热芭跟古莉娜札讲了出来。

“热芭么,可以啊!”

高媛媛对于迪莉热芭还是熟悉的,当初可在la一起呆了那么长的时间,平时也相处的不错,每次见面都会拉着她胳膊“媛媛姐”的喊她。

虽然觉得男人那“薄弱”的抵坑力大概有可能……但也习惯了,不想去想那么多。

至于另外一个古莉娜札到不是那么熟悉,只知道跟热芭一样,是新缰人。

“那好,就这么安排了!”

见高媛媛没多再意什么,自然再好不过。

至于蒋新跟王子文的角色,看情况,如果找不到合适的,再找对方两人也不是不可能,概率还挺大的,有先入为主的印象在,江笑一时间还真想不到能够替代的人选。

有肯定是有,毕竟演员很多,总有合适的。

“爸爸,爸爸,之宁要,要喝水。”

很快,一个可爱的童音传了过来,一个可爱的身影也跑了过来,并一头扑到了江笑怀里,他与闺女亲妈得聊天自然就此中止。

“我们家之宁要喝什么,果汁好不好?”

“嗯嗯,听爸爸的。”

rua了rua闺女小脸蛋的他,很快就伺候起自家贴心小棉袄来,并最终达成一致。

“真是白养了!”

旁边基本上被闺女“无视”的高媛媛,也是忍不住的轻声嘀咕了一句。

当然,说是这么说,真看女儿跟江笑这个爸爸可以这么亲,她心里还是开心的。

xiazait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