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奶短视频多应用

看到欧阳有果闷闷不乐的样子。颜春从库房出来手里拿着一不良品要补胶的鞋子,有事无事的走到欧阳有果的面前。自从结巴高退出后,颜春却是成了型线上的常客,时不时要从库房找些小理由往这边跑。结巴高睁只眼闭只眼,装着没有看到,颜春同志心里感概:还是老乡好,这谈个爱都那么方便。

颜春在经过结巴高身边时,看到结巴高投过来的眼神,只好解释一句:“这鞋子有点缺胶,要裂开了。—-”

“去吧去吧?找女朋友去?这事别烦我?”颜春巴不得结巴高说这话,听了这话如遇大涉。却是也不好在经巴高面前停留,这虽然是有事往这边跑,其他人看到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知道的会认为颜春是因为疾情而往这边走,不知道的还以为颜春在串岗。这要是传到经理耳朵里去,那事情就有些大了。

结巴高在后面补上一句:“我跟关系不一般,还是老乡来着,记得到时候吃喜糖要多给我一点。”

“没有问题。”颜春头也不回,只是抬手说了一句。却是匆忙着往欧阳有果身边走去,经过杨小兰身边的时候,却是发现杨小兰看自己的眼神也好像多了一层什么东西,似是有话要说。颜春知道杨小兰藏有心事,就是有话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自己说。也没有多想,直接不理会,往欧阳有果身边走去。

很显然颜春在成型线上的人气还是不错,比起成型线上的那几个油头光面的小青年要好看多了。要么就是一头黄毛,要么就是一头蓝发,要么就是一双耳环—–这让人看着都不顺眼,怀疑是上辈子做的就是太监。

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对结巴高拍:“老大,我不是也挺喜欢这欧阳有果吗?怎么自己退下来了。我看好,可是我们老大,可千万不要给我们丢人?”

“我这个跟那女孩子差别太大,人家根本是看不上我这样的。”结巴高看了看这鞋子贴歪了,顺手接过重新贴好:“也看到,我现在是流年不利,前面有一个女孩子也被颜春给搅黄了,后面现在这个女孩子,我又没有份,这我是命苦啊?”有所期待的对他说:“有老乡的话介绍一个给我也不错。”

“我现在没有,那阿花都有了狗儿三,他也不可能随。”说话时心里还是别扭,在狗儿三跟结巴高之间,她更加看好狗儿三,这孩子做事踏实,为人实在不欺人。这品德上比结巴高好了不少。却是对结巴高说:“我是我们线上老大,竟然还输给一个库房的,我都替不值。”

“我叫帮我介绍一个女孩子,就说三道四的不着调,有老乡就那么难吗?再说了,我也不差,身材高大,很有安全感。”结巴高说这话时很不要脸的做了个拥抱的动作,那女人孩子都十几岁了,经历过的事多了去,对于结巴高的手并没有躲的意思。真要是让结巴高抱一下,或者有可能给自己加个几十块钱工资。这也算是废物利用吧。

很失望的是,结巴高在要碰及她身体的时候,停手了。却是讪讪的笑笑:“我可是跟开玩笑?别当真?”

“们几个老乡都是有色心没有色胆,敢做不敢当。就那熊样,我都懒的躲。特别是那个颜春算是很不要脸的。我看着都恶心。”女人想起什么:“我那天看到柳如眉,还别说,这女孩子原先在线上做事也并觉得有多出色,现在有好衣服上身,又加上人长的漂亮,站在这门口真还吸引不少人。这就是一道活风景。要是当时不放她走,或者还有机会。”

清纯大眼睛美女露白嫩咪咪好诱人写真

“不知道,她现在的男朋友是谁吗?”想到颜悉,结巴高有一种无力感。颜春他不放在眼里,这颜秋才是狠角色。自己几个人在一块的时候,就颜秋说话,自己不敢随便接。每一次吵架都是自己以失败而告终。结巴高倒是理智也知道跟这种话多的女人说多了,别人还以为说什么不地道的话,看到她还要嘴上唠不停,也就把手里的鞋子递到她面前:“别光顾着说话,做事的时候要用点心,这鞋底都贴歪了,要是这批货出不去,我第一个要找麻烦。

“放屁!我贴一个鞋子还会歪,我都做了几年了,还一个鞋底都贴不好,这是不是有点看不起人?”听到结巴这些话,那女人脸上的皱纹更多了,刚才还笑哈哈的神情立马凉了下来,心里却是咒经巴高:活该找不到女朋友,要想给介绍,先把我给伺侯好了再卞。

结巴高似是有感应似的,回过头,那女人立马不敢吭声。却是再也不乱说,语气改了不少:“这大底都有点歪,我能贴正吗?”

她得出一条人生经验:凡是能找理由的,尽量找个理由。要不就显得理亏。到里罚款的事,准有份。

欧阳有果见颜春来到,心里喜欢,手上动作不停,心里美滋滋的,脸上也现出两朵桃花红:“上班老是往这边跑干嘛?”

明显的说的是反话,颜春没有来的时候,就是她望眼欲穿的巴不得颜春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“好香啊?”颜春耸了几下鼻子,眼睛从上倒下打量着欧阳有果,这女孩子虽然小巧玲珑,但人长的漂亮,这看着也舒服。忍不住冒出一句:“我跟说,原先这里有一个女的,长的很丑,好像也是老乡,跟张发兰还是亲表姐来的,那女的却是很喜欢我,我真看不上她。那女的活生生的鬼见愁,人见吓人。晚上有一次我从外面跟狗儿三一起回来,她站在楼梯口,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,真还把我给吓了。”

颜春同志无心的说着话。

欧阳有果手里的涮子在听到颜春这话后,却是脱手掉到地上去了,她现在总算知道颜春以前那个自己的看法了。

“人家喜欢,就知足吧,长的丑那也不是人家自愿的。对了,我家里催我今年回去相亲。”

(未完)